當前位置:首頁輿情快報熱點關注廣州"流浪者":很多人死后只剩編號 遺體無人認領

【熱點關注】廣州"流浪者":很多人死后只剩編號 遺體無人認領

2017年6月26日【本果輿情在殯儀館大門左邊,立著一排公告欄。公告欄右邊,則貼著超期寄存骨灰的情況表。711盒骨灰在2005年就應該被家人領走,但是直到2016年6月12日,遺體依然無人認領。一些人不知姓名,被命名為胡母陳氏、梁英紅之嬰、羅北平之B,有人干脆是一個編號,A19802無名氏。

廣州“流浪者”:很多人死后只剩編號 遺體無人認領

廣州街邊流浪漢。無人認領尸體曾以學徒、民工或者流浪者的身份,生活在城中村、隔斷間甚至橋下江邊。受訪者供圖

5月11號清晨,306號房那位胖先生倒在了房間里。

幾個小時后,鄰居發現他去世,報了警。

在廣州市海珠區金紫里直街的這間群租房里,49歲的他占據了一個10平米不到的隔斷間,月租350元,他住了5年。

胖,是這位先生給房東和鄰居們留下的唯一印象。直到去世,人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,來自哪里,有無親人。

28天后,他成了編號2017A14123,和其他18位死者一起,被掛上了“廣州無人認領尸體查詢網”。照片、死因、死亡地點、身高……簡單的十一欄信息,定義了他們的一生。

這個網站屬于廣州市殯葬服務中心,是全國第一家公開無人認領尸體信息的網站。廣州每年有超過1000名死者的遺體無人認領,都會在此公示。

根據有限的信息,我們去尋找這些無主遺體生前的故事——

在這個超級大都市里,這些無人認領尸體曾以學徒、民工或者流浪者的身份,生活在城中村、隔斷間甚至橋下江邊。他們奮斗過也被溫暖過,最終死于車禍、饑餓、疾病和命運的無常。

廣州“流浪者”:很多人死后只剩編號 遺體無人認領

廣州市殯儀館無人認領尸體公告欄。新京報記者羅婷 攝

公告欄里的死者

常住人口超過1400萬的廣州城,每年至少要舉行10000場葬禮。規模最大的廣州市殯儀館,年處理遺體30000多具,業務量位居全國第一。

殯儀館主禮樓的26個告別廳在分割好的5個時段里都塞滿了悲傷肅穆的人群。年輕女孩的告別會上,擺著沾滿露水的紅玫瑰。生前聲名顯赫的逝者,葬禮會安排在可容納600人的告別廳。

無人認領的遺體,則是熱鬧的反面——

在殯儀館大門左邊,立著一排公告欄。左邊貼著無人認領尸體的資料。按規定,這些遺體將在公告欄和網上同步公告兩個月。

公告欄右邊,則貼著超期寄存骨灰的情況表。711盒骨灰在2005年就應該被家人領走,但是直到2016年6月12日,依然所托無人。一些人不知姓名,被命名為胡母陳氏、梁英紅之嬰、羅北平之B,有人干脆是一個編號,A19802無名氏。

早在2007年,廣州市殯儀館就曾披露數據,稱冷藏庫中還有1855具無人認領的遺體。火葬場則積壓著近6000具無主骨灰。

沒人來憑吊這些休止的生命。他們會被塞入尸袋,被黑色金杯車運到廣州市殯儀館。幾年前,運尸車車身寫有大大的“廣州殯儀館”字樣,在外停車十分不便,后來只好改成了放在前窗可移動的字牌。

接著,他們會被送入殯儀館的冷藏庫,或進入冷柜,或擱上貨架。工作人員會把遺體進行防腐處理,把面容修飾到至少可以拍照識別的程度。如果實在破碎,他們就不會在網上刊出照片。

兩個月過去了,仍沒有找到親屬,或是親屬仍不來認領遺體,他們會被包裹著火化。他們生前的故事,將隨遺體一同火化,成為永遠的謎面。

廣州“流浪者”:很多人死后只剩編號 遺體無人認領

廣州街邊的流浪漢,夜里睡在路邊。

城中村里,卑微死與生

沒人知道去世前,306號房的胖先生在出租屋里度過了怎樣的五年。

在金紫里直街尋找306號房先生的家,要穿過隧道一樣漫長狹窄的巷子。“隧道”里抬頭,只剩一線青天,被亂搭的電線切割成更碎的碎片。空氣里流動著菜葉、辣椒、腐壞水果的味道,坑坑洼洼的地面積著一灘灘水,人走過時要格外小心。

在鄰居307號住戶阿祥眼里,這位先生沉默少言。他每天早晨七點出門,騎著銀色的捷安特單車到濱江路,靠向游客兜售雜貨為生。

如今那輛車還停在樓梯間,藍色的塑料簍里散落著圓珠筆、膠布。一小袋蓮蓬,已經干枯成灰黑色。房間被上了鎖,門上還有他寫過的幾個大字,“請兄弟無使吵”,這是廣東話。

他講粵語,阿祥聽不懂,他們幾乎不交流。只有一次,他的手機被偷,借阿祥的手機打電話。他告訴阿祥,自己有個女兒在讀高中,但他逢年過節幾乎從不回家。

他身高差不多1 .70米,“至少有160斤”,有心臟病和高血壓,常“呼呼”地喘氣,看到鄰居們吃肉、吃豬蹄,有時會先羨慕,嫌棄自己“只能吃青菜,還這么胖”。

他住的隔斷間,一層樓隔開了8間房,每間不過10平米,房租在每月350元上下。屋里一扇30厘米寬的窗戶,推都推不開,沒有一絲風,漏著一點點光。他有時不開燈,只就著這點光在屋內摸索。

這是阿祥所知道的關于306號房先生的全部信息。房東則知道得更少,他只在每個月9號上門收一次租金。租房時,他甚至不看租客的身份證。

他死了,阿祥也沒嫌晦氣搬走,“都是打工的人,哪來的功夫折騰呢。”

如果在廣州城的地圖上給逝者的死亡地點描點,你會發現,大多數時候點都會落在某個城中村。海珠區的康樂村、白云區的長紅村、天河區的石牌村、荔灣區的芳村……它們雜亂、錯落,就夾在鬧市之中,緊挨著摩天樓群。

廣州“流浪者”:很多人死后只剩編號 遺體無人認領

康樂中約南新街8巷。握手樓、窄巷子,閃爍的燈牌,密密匝匝的小作坊,是廣州城中村的常態。新京報記者羅婷 攝

巷子里的餐館,8塊錢能吃一碗米飯不限量的蓋飯;不到五百塊,就能租間屋子。根據廣州2016年3月的數據,這座城市里登記在冊的外來人員有790多萬人。

從警十幾年,白云區公安分局嘉禾派出所民警劉春斌的工作,就是在城中村穿街走巷。這個派出所近10平方公里的轄區內,遍布小作坊、皆是握手樓。他說,每年他們至少要處理3起租客獨自死在出租屋內的案子。

出租屋內的生活是孤獨的,人與社會的關系可以完全切割干凈。劉春斌說,“在群租房里去世的,一般是去世好幾天,被隔壁鄰居聞到臭味,打電話給房東,才發現人死了。”

2017年4月28號,編號2017A12754的男子在嘉禾派出所轄區內猝死。這位51歲的先生一直獨居,在附近打零工為生,死后至少3天,尸體傳出臭味,才被鄰居發現,房東報了警。派出所聯系了家人,卻不知為何沒人去認領遺體。

2016年12月24日,平安夜。編號2016A38125的25歲的青年度過了人生中最后一個不平安的夜晚。在嘉禾街南8巷,他找了一間出租屋,交了3天房費,關好屋門,在房內點燃一盆炭火,結束了生命。

死者的遺體被帶走時,住戶們都抻長了脖子,在門口呆呆地看上一會兒,又散了。這個陌生人是誰?過得怎么樣?有沒有家人朋友?皆不為人所知。

廣州“流浪者”:很多人死后只剩編號 遺體無人認領

廣州街邊的流浪漢,搭起了簡易帳篷。

意外比明天更先來臨

命運永遠充滿未知。

死于意外,沒來得及留下個人信息,是遺體無人認領的一個原因。

今年3月8日,編號2017A07085的男孩沒有從火災中逃出來。

那場發生在海珠區康樂村的大火燒了近四個小時。房子被燒得焦黑,三個月過去,門口仍貼著封條。

廣州“流浪者”:很多人死后只剩編號 遺體無人認領

康樂中約南新街8巷302號房,3月8日發生火災,是那位20歲男孩的遇難地。門上至今還貼著封條。新京報記者羅婷 攝

這間屋子打了隔斷,50平不到的面積,放了至少3張床。火滅后,保潔員李青娥上去看到,男孩的遺體躺在客廳中間。她以為是制衣廠的人體模具,仔細一看,卻發現那手腕還在流血。

他姓甚名誰,來自哪里,警方也一無所知。大家只曉得,他大概是附近制衣廠里的學徒工,租住在此。這些制衣廠里都是年輕的男學徒,電腦繡花、激光燒花、沖孔、珠邊……早八點到晚七點,一個月上班30天,掙5000塊錢。

去世時,他20歲。

4月26號,編號2017A12490號的先生在海珠區一處倉庫被他的債主殺死。這位45歲的布匹店鋪老板來自福建,欠他的同鄉上百萬元,都是“三角債”,根本無力償還。事發前,鄰居曾聽到他們大聲吵架的聲音,但誰都沒想到,討債者提著20厘米長的匕首上了門,事后還自己報了警。

廣州“流浪者”:很多人死后只剩編號 遺體無人認領

4月26號下午3時許,編號2017A12490號的先生被他的債主殺死。附近商鋪老板向我們展示了他那天的微信朋友圈,照片中的紅衣男子就是嫌疑人。新京報記者羅婷 攝

布匹店鋪老板去世4天前,路人發現了編號2017A12033女子的遺體,地點是在白云區落潭鎮某個攪拌站旁邊的工地。和她的身份同樣成謎的是她的死因,警方的描述是:猝死、病死、排除他殺。

去年8月,編號2016A25853的女士李柔燁倒在了天河區的一間出租房內。這個在寫字樓上班的27歲姑娘,下班到家后,連包都沒打開,第一件事是去衛生間洗澡。老化的熱水器讓她觸了電,倒下后她再也沒起來。因為家屬與房東在賠償問題上糾纏不下,她的遺體未被領走。

生命轉瞬即逝。他們中有的在醫院去世,有些在廣州市火車站東廣場、廣東省汽車站、各種立交橋下、地鐵口停了呼吸。在珠江及其支流,水上警察也曾撈起一些遺體。

一位警察說,如果是死在醫院,醫院需要開具死亡證明。如果死在醫院外,比如在路邊、水里、出租屋,則比較麻煩。法醫會參與進來,警察要查明是自然死亡,還是自殺、他殺,是否成為一個“案件”,才能決定是否開具死亡證明 。

流浪者的“歸宿”

每天早上7點,306號房胖先生出門往濱江路走時,珠江邊的流浪漢們已經收拾鋪蓋,準備起床了。

清晨是廣州城一天中最清凈的時光。天色剛亮起來,路上行人甚少,珠江的風溫潤柔軟,它公平贈予所有人。

流浪漢們被允許在這里過夜,綠化帶將他們與江邊的游客隔離開,自成一方天地。墊上被子,幕天席地,至少風雨進不來。天亮后被子一卷,各謀各的活路。

如果細心觀察,你能發現“無人認領尸體網”上一些有意思的細節。比如從2016年6月至今的一年間,網站上顯示的最高頻的死亡地點是白云區人民醫院,幾乎每八人就有一人死于這里。

這所醫院離廣州市火車站8公里,離廣州東站2公里,離廣州市救助管理站市區分站最近,直線距離不到1公里。這些地點都是流浪者聚集的區域。

去年夏天,一位76歲的流浪者在街頭被撞倒,不治身亡。這是一位快樂的、有點酷勁兒的老頭,穿一條牛仔褲,頭發花白,清瘦,收垃圾為生,但床鋪永遠干干凈凈。因此人人都愿意親近他。他來自順德,有家人,說和兒媳關系不好離了家。別人再問細節,他不愿多說。

他去世后,義工們在報紙、電視臺、微博都刊登信息,甚至通過公安系統查詢線索,希望找到他在順德的親人,但他們始終沒有出現。他最終被送進殯儀館,成為無主遺體。

廣州“流浪者”:很多人死后只剩編號 遺體無人認領

廣東順德的流浪者,去年夏天車禍去世。義工們通過很多渠道尋找他的家人,但他的遺體最終無人認領。受訪者供圖。

義工梁儉強和流浪者打交道至少5年,他說,有些流浪漢年輕,暫時失去工作,還有機會回歸社會。那些上了年紀的,只能靠撿垃圾勉強謀生,疾病、饑餓、意外事件,對他們來說樣樣都是威脅。

幾乎每年,廣州市老城區的某醫院都要收治至少30個流浪者。急診科護士長陳婧會被其中一些人感動,“有人走時會留個單子,說我欠的多少錢,下次來還。”但她同時也為醫藥費苦不堪言,“醫院不是公益機構,每年這部分的花費至少要五萬,但能報銷的不到十分之一。”

醫生劉杰長期對流浪者提供義務治療。他的患者,有的一個小傷口感染,直到腳脖子爛穿流膿;有人死于多器官功能衰竭,經過了漫長的折磨,才走到人生終點。“他們身上那些病,你根本沒機會在醫院里見到,因為癥狀已經不典型了,沒有人會拖那么久還不去治。”

有人給這群人一個殘酷的定義:“無人認領遺體后備軍”。老無所依,他們幾乎沒有什么機會改變自己的命運了。

4月中旬,圣暉園公園的涼亭里,編號2017A11604的男子停止了呼吸。他56歲,東北口音,衣著破爛。他在涼亭里躺了三天,前兩天他勉強還能走路,第三天下午已經告別人間。

“嗬,(死的)多了去了。”6月中旬,我到涼亭尋找事件的目擊者,這是68歲的流浪漢常雙立對我說的第一句話。他掰著手指數:“年紀大了生病多。有個湖南的在水果攤邊上死了;安徽有個大高個,在上面小牌坊躺著就死了;還有個常州的,坐在橋下閉了眼。”最讓他難過的是沈陽的老宋,頭一天還和他聊天兒,第二天死在了省汽車站門口天橋底下,“天天喝酒,喝死了”。

他指了指東北男子死前睡的長凳。那里,早已被新來的一位流浪漢占領。

廣州“流浪者”:很多人死后只剩編號 遺體無人認領

義工組織都會沿街給流浪者發放食物、水,有時還會發放棉被。受訪者供圖。

那些被放棄的家庭成員

白云區太和鎮人民醫院急診科副主任陳榮記得,3月17日的那個清晨,那位30多歲的母親抱著她9個月大的兒子走進急診室的情景。

孩子早已沒了呼吸,沒了脈搏,身體甚至已經出現尸斑。他死于一種罕見病,叫menkes綜合征。這是一種遺傳性疾病,多見于男性,患者的平均壽命只有19個月。

知道孩子沒救了,這位母親不哭不鬧,這令陳榮驚訝。之后他才知道,那不是平靜,那是絕望——她的第一個孩子就是死于此病,現在第二個兒子也因此而死。那天,她沒有等到殯儀館帶走孩子的遺體,拿到死亡證明,轉頭就離開了。

這個叫張博林的小嬰兒成了無人認領尸體查詢網上的2017A08024號。3個多月過去,他的父母還沒有去殯儀館處理遺體。陳榮覺得他們應該不會去處理了,“這是第二個小孩了,說真的,創傷很大。”

嬰兒,在無人認領的遺體中占比約十分之一。截至6月8號,在無人認領尸體查詢網上可見的245具遺體中,年齡在1歲以下有20例之多。他們中的多數都是因病去世。

這種現象有跡可循。2014年初,廣州曾試點“棄嬰島”制度,在開通的48天內,收到棄嬰262名,數量遠超過預期,且絕大多數患有嚴重疾病,其中腦癱、唐氏綜合征、先天心臟病居前三位。

一位急診科護士說,在廣東省兒童醫院,被拋棄的孩子最為常見。“特別是重病的,比如腦癱,父母直接把孩子和行李扔到街邊。”

另一些無人認領的遺體可能涉及到經濟糾紛。

編號2017A10671,是個叫魏國祿的陜西姑娘。她剛滿21歲,一張生活照上,她戴著黑框眼鏡,有些書卷氣。她來自陜西安康山區一個并不富裕的家庭,高中畢業后跟著母親、姐姐到廣州黃埔區的一家工廠打工。4月10日中午,她毫無征兆地從廠區宿舍樓一躍而下,當場死亡,沒有留下遺言和遺書。

她的父母認為是“由于工廠分配給魏國祿的工作量過多,勞動強度過大”,導致女兒“無法承受巨大壓力”。出事后,工廠出價13萬,希望平息此事,家屬覺得“草菅人命,無法接受”,雙方僵持不下,誰也沒有去處理遺體。

如果情況不變,6月28號,就是她遺體將被火化的日子。

廣州市殯儀館的負責人曾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透露,車禍身亡的遺體占到無人認領遺體的兩成,由于家屬和車主、保險公司大多無法談攏賠償問題,這些遺體也無法得到妥善處理。

廣州“流浪者”:很多人死后只剩編號 遺體無人認領

廣州街邊流浪漢。

挽救瀕臨逝去的生命

在廣州市殯儀館,負責無主遺體認領工作的是三名女員工。按照規定,她們只需要貼出通知,達到告知目的即可。但一位員工說,她們其實用盡了辦法,盡量與死者的家屬取得聯系。

去追查一個無名死者的身份,能體味人間百態。一位姑娘已經做了母親,那些被遺棄的嬰兒遺體讓她落淚,“你不知道,那些孩子就像睡著了,樣子都非常精致,就跟睡著的娃娃一樣”。

在一篇論文里,員工謝曉璇把無人認領的遺體稱為“殯儀館揮之不去的痛”。她認為,遺體的處理涉及公安、衛生和民政多個部門,為避免糾紛,大家都不愿意出具無人認領遺體的意見,而殯儀館又不能自行處理,導致了遺體的積壓。

為了讓這些無主尸體能得到妥善處理,廣州市公共財政每年都要投入近500萬。

2012年2月,《廣州市無人認領尸體處理辦法》正式制定出臺,對無人認領尸體的處理善后有了明確規定。

實際上,確實有少部分遺體最后會被家人領走。一旦網上公示的信息被撤下,就意味著這具遺體等到了來處理的家人,將免受孤獨之苦。

6月上旬,18歲女孩梁巧紅的信息就從網站上撤下。4月17日她在海珠區的一個小區去世,死因待定。她媽媽來領走了她。在殯儀館的業務大廳“天堂信箱”里,我們看到了媽媽寫給她的信:“親愛的梁巧紅,媽媽帶來靚靚裙、高高高跟鞋,讓你美美上路,去極樂世界做善良天使。”

廣州“流浪者”:很多人死后只剩編號 遺體無人認領

在廣州市殯儀館的“天堂信箱”留言處,梁巧紅的母親給她寫的信。18歲的梁巧紅也曾在無人認領網上被公示,后遺體被家人領走。新京報記者羅婷 攝

她會在殯儀館26個告別廳中的某一個舉行告別會。遺體會被消毒、化妝,看起來安詳美麗。葬禮上會有一大群同學,黑衫黑裙,都哭紅了眼眶。如果經濟條件允許,告別會可能還會像其他年輕女孩的一樣,擺著沾滿露水的紅玫瑰。

我們還找到了兩個感人的故事,以證明這個城市里仍有熱心人,挽救了一些瀕臨逝去的生命,使他們幸免于遺體無人認領的命運。

今年端午節前,一家醫院急診科護士長陳婧接診了一個三個月大的女嬰。她的母親疑似精神障礙,養了十幾只貓,把貓看得比孩子還重。她對孩子又掐又捏,一直嚷著要把她打死。送到醫院時,孩子已經奄奄一息,全身是血,滿是淤青。

急診科的護士照顧了女嬰五天,給她買了奶粉,洗了澡,妻子在哺乳期的男醫生,還帶了母乳來喂她。她很快恢復生氣,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地看人。她最后被送到福利院撫養。

2013年10月,流浪者韋士帶躺在人民路的高架橋下,已經不能動彈。他臀部已全部潰爛,患有嚴重的肝吸蟲,左手關節和膝蓋都被腫塊撐得變了形,緊緊裹在被子里。義工來看他,他一心求死,只要一瓶燒酒。

幾個男義工扛起他放上三輪車就走,燒了熱水在公廁給他洗澡,把他送進醫院。之后他病愈,回了廣西橫縣老家,結束了流浪生活。

此后五年,上百位義工開始沿著廣州城的大街小巷給流浪者派飯。夏天派花露水、蚊香,冬天派棉被。團隊里有醫生,還有成員負責給他們找工作。

韋士帶回家的那個冬天,義工梁儉強在微信朋友圈寫道,廣州的濕冷是入骨的,但相信韋先生記住了廣州,記住了廣州還有一幫善心的青年。這個溫暖,應該是入心的。

(應當事人要求,文中部分人士為化名)

(原標題:遺體無人認領)

了解更多網絡輿情資訊,請關注本果輿情,輿情盡在掌握!

(信息來源:網易)

?

分享到:
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天音彩票游戏 gta5赚钱作弊码 怎么利用海外市场赚钱 盛达娱乐游戏 淘宝赚钱任务平台源码 荒野大镖客2合法赚钱 亚太88彩网址 卖信息赚钱要交税吗 大话西游手游前期忘忧花赚钱吗 利升宝彩票安卓 正规电脑全自动挂机赚钱软件 河北创业做什么赚钱 7天彩票群 厦门不上班可以做什么赚钱 征途3开能赚钱 海南麻将技巧思想路什么打